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侨眷联谊会博客

凝聚侨心、汇集侨智、发挥侨力

 
 
 

日志

 
 
关于我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于1989年元旦召开大会正式成立,现有会员380余人,联谊会经省民政厅登记,确认为隶属云南省归国华侨联合会的团体会员。 该会宗旨是:联络全省缅甸归侨和港澳台及海外侨胞,增进了解,团结互助,发扬华侨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为振兴云南经济及祖国的和平统一作贡献,同时为缅甸归侨开展福利活动。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加强与各地的缅华组织之间的沟通与联络。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不妨乐观其成(原创)  

2010-11-16 21:09:00|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枫林晚不妨乐观其成(原创)

不妨乐观其成(原创) - 枫林晚 - 林中老者的博客  枫林晚

(11月7日缅甸选民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一选区投票)

 

不妨乐观其成(原创)

              ——缅甸大选之我见

 

缅甸大选,举世瞩目。一周来,中外媒体议论纷纷,有褒有贬。褒者(以中国和东盟为主)赞其跨出了民主的第一步;贬者(以美国和西方为主)斥其无包容性、不民主。一开始,我立场属于后者,认为缅甸军政府此举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闹剧,旨在欺骗内外舆论。原因很简单:作为当年因受缅甸军政府反华迫害回国的华侨,感情上从来对其极端反感。上世纪60年代,以奈温为首的军政权从搞所谓的“社会主义”开始,到实质性反华排华,迫使多少华侨家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这笔仇,若用文革语言表达,叫做:阶级仇恨深似海。经历过这段历史的缅甸华侨,只要一提起这事,无不切齿痛恨!

然而,解析政治,不能感情用事。政治固然无情,但观其演变发展,却有迹可寻。这些天,当我比较冷静地收看对比各方评论,反复深入思考其中问题后,我改变了态度。

首先,我以为,缅甸军政权走到今天,不得不“还政于民”,重回“民主政治”之路,是迫于内外压力。近半个世纪的军人统治,给缅甸人民带来什么?那段历史如何评价,军人清楚,缅甸人民清楚。我们外人,不想,也不该越俎代庖,说三道四。宽容点讲,国家和人一样,不是神仙,也会患错误,甚至患大错误。我们自己过去50年走过的脚印,今天回头去看,也是磕磕碰碰,歪歪斜斜地过来的。当年,奈温说他也想搞“社会主义”,来拜我为师,向我们请教;而我们呢,自己的社会主义都没搞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还去教人家。结果如何,就不必说了。那些年,我们好为人师,教、助了好几个小兄弟。比如越南、朝鲜、阿尔巴尼亚...最后没一个靠得住,或反目成仇,或背后捅刀,制造麻烦。古人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国与国难道不也是这样的吗?!

话题扯远了,回过头来再说缅甸。今天,他们之所以不得不搞“多党制大选”,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那就是“形势比人强”。今日的世界潮流,是“政治民主”!用孙中山先生的话说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搞军人专制,在今天的世界,叫做“名不正,言不顺”;再不改,只有死路一条。缅甸军人统治者不傻,知道这点厉害关系。不像我们东北边那个邻居,还在搞什么“先军政治”“子承父业”,欲传三代。

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资深访问研究员赵洪博士说的好。他认为,“缅甸这次的大选有一定的意义。这是缅甸改革的重要一步,一些国家连这一步都不敢踏出去,但缅甸军政府却愿意举行多党制选举,这对军政府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俗话说,听话听音,听锣听声。这位赵博士话中的弦外之音,惟有有心人去意会。

最后来看看缅甸本国的反映。大选之前,缅甸官方媒体是这样宣传和教育百姓的:民众(应)珍惜依法享有的投票权。甚至发出明确警告:如果选民放弃投票而使大选失败,那么军政府将继续执政更长时间。这种近乎恐吓的宣传,多少透露出军政府急于通过大选为自己转变身份获得正名的焦躁情绪。

几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识分子选民在投票站对新华社记者表示,无论政府动员或不动员,他们都愿意投票,也应该行使投票权,因为这次选举是向民主迈进的一步,大选是军政府向民选政府转型的一个里程碑,对国家和人民都至关重要。还有一位在留学美国的知识分子说的更透彻。他说:这次选举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在缅甸的“平稳政治转型”之路上,确实写上了浓重的一笔。如今的缅甸人,已经比以前变得更加现实,不再通过大规模的街头运动来迫使当权者交出权力,而是通过一套民主的游戏规则,和当权者玩起了政治的博弈。最妙的是,在这场无硝烟的较量中,军政府无论出于主动还是被动,毕竟在20年之后,再次参与进了与平民之间的这场“较量”。

一位在仰光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报告员称:“无论选举多么不完美,许多缅甸人认为,大选是改变目前缅甸格局的最真实有效地办法。多数缅甸人仍拥抱这一开始。”另一位缅甸问题研究专家理查德·霍西是前国际劳工组织(ILO)驻缅甸联络官,有多年在缅甸工作、生活的经历,他也认为,尽管这次选举备受争议,但仍不失为缅甸最重大的政治转型的象征。

最新消息显示:缅甸议会选举最新的点票结果,现任总理登盛领导的、具有军人背景的联合巩固与发展党简称巩发党赢得国会的多数议席。缅甸国家电台在周四晚间宣布了最新选举结果,连同早前公布的数字,在相当于下议院的人民院,巩发党赢得190席,上议院民族院方面取得95席,军政府笃定赢得选举。同时,作為第3號領導人的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成員吳瑞曼、作為第4號領導人的政府總理吳登盛以及作為第5號領導人的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第一秘書長吳丁昂敏烏都是聯邦鞏固與發展黨(鞏發黨)的候選人,他們分別在新首都內比都的各自選區競選人民院議員。这意味著他們在不久的將來舉行的聯邦議會第一會議上有望被選舉為新政府或議會領導人。分析人士认为,这一结果有助于缅甸军政府向民选政府转型。

11月12日,缅甸官方媒体《缅甸新光报》发表题为《握手问候携手前进》的文章,呼吁各方以成功举行大选为契机,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摈弃前嫌,携手前进。文章敦促各方遵守宪法和现行法律,同时还发出“如有组织愿意组建政党可以依法申请”的积极信号。

不妨乐观其成(原创) - 枫林晚 - 林中老者的博客  枫林晚

(昂山素季像)

紧接着,11月13日18:50分左右,被软禁多年的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获释。14日她发表7年来首个大型公开演说,受到支持者热烈欢迎。她呼吁缅甸支持者与她一起争取民主和权益。她又向军政府伸出橄榄枝,表示“把诉求告诉我,并用正确方法去争取。我对军政府没有恨意,无意同军政府为敌。我在被软禁期间受到良好待遇,希望军政府也善待人民。”有外交人士预料,昂山素季获释后,会协助游说西方撤销对缅甸的制裁,以免制裁使民众继续受害。她本人并没有对这个问题直接作出评论。这说明,她在获释前,可能和缅甸军政府有过某种默契。

    以上,就是缅甸大选之所以能比较顺利进行的背景和现状。一句话:军心思变,民心也思变。双方差不多心照不宣,都愿意回到新《宪法》原点重新起步,展开新的博弈。

因此,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缅甸军政权过去就像是个横行乡里的强人,曾经欺行霸市,欺压百姓;如今,这个强人有从良迹象,要“军转民”,就算我们不给他鼓掌喝彩,至少,也应该抱乐观其成的态度吧!

(注)昂山素季有着海外教育背景、出众的演讲能力和旺盛的精力、圣女般美丽的脸庞和身材,她因此被称为亚洲最美丽的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