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侨眷联谊会博客

凝聚侨心、汇集侨智、发挥侨力

 
 
 

日志

 
 
关于我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于1989年元旦召开大会正式成立,现有会员380余人,联谊会经省民政厅登记,确认为隶属云南省归国华侨联合会的团体会员。 该会宗旨是:联络全省缅甸归侨和港澳台及海外侨胞,增进了解,团结互助,发扬华侨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为振兴云南经济及祖国的和平统一作贡献,同时为缅甸归侨开展福利活动。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加强与各地的缅华组织之间的沟通与联络。

网易考拉推荐

沉痛悼念郑工千老师  

2010-04-28 16:0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会自登出丘月警(文晶)、梅盼和关于悼念郑工千老师的三张照片和文字资料以来,丘月警(文晶)女士闻讯,从美国多次打来越洋电话,表示高兴和感谢。惟,照片中的文字部分因受照片格式和像素的限制,让来访的博友无法看清,造成不少遗憾。今特在每张照片的下方,将文字内容打出来,予以补救。并在此谨向丘女士和梅先生致谦! 

 

沉痛悼念郑工千老师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悼念尊敬的鄭工千恩師

撫不平心中悲痛

說不盡師生恩澤

原名鄭文泉,山東濟南人。後取名工千,出自於“工人階級,氣象萬千”。

一九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出生,二千另拾年三月三十一日歿於美國三藩市。

一九五零年南中教書,一九五三年華中執教至收歸國有。

一九五六年與楊雲女士結婚,育二男二女。

一九六四年底回國,定居昆明。

一九七七年到香港,一九七九年移民美國。

二千另七年三月學生丘月警探訪恩師鄭工千留影。 

 

沉痛悼念郑工千老师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鄭工千老師性情耿直、坦率、溫文爾雅,為人低調。他飽讀經書,文學功底深厚,史地學識淵博,教學嚴謹認真,對學生要求甚高。他誨人不倦,學以為耕,常要求學生背誦論語、詩詞。其座右銘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至理名言為:“熟能生巧”。常說的話:“不學無術。”“心靜自然涼。”他一口又急又快的山東口音常叫學生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故背地取他綽號——機關槍。他外表看似冷漠嚴肅,內心卻熱情誠懇。他仗義助人,自己經濟拮據,生活儉樸,卻常慷慨解囊,資助貧困學生回國路費。他嚴於律己,教書育人,兢兢業業,對學生愛護有加。學生獲益良多,受益匪淺。他是我恩師!

美國舊金山

丘文晶 

沉痛悼念郑工千老师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沉痛悼念郑工千老师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悼念良师益友郑工千

    一九五一年我在缅甸仰光南洋中学(以下简称南中)读初中时的地理老师,是郑工千先生,我们学生就以地理的英文GEOGRAPHY译音称谓他。青年时从山东老家走出来的他,又在云南昆明念大学,自然对这两省的地理、风土人情讲得津津乐道,讲山东莱阳的梨,肥城的水蜜桃,令大家流口水,称自古长江黄河东逝水,山脉自西向东漫延,唯独云南省的横断山脉以及山脉间的澜沧江,怒江是中国唯一从北向南走向的山脉及河流;讲东北地理时说的东北三怪:窗户纸贴在外,大姑娘吊着大烟袋,由此引来哄堂大笑,作为海外土生土长的我们侨生,闻所未闻,而已在海外漂泊多年的郑先生,却以祖国秀美山川大地为依托表达其爱国爱乡之情溢于言表。

    其实他的原名是郑文泉,顾名思义,应是文思泉涌,他性情温文尔雅,从不张扬,低调做人,在和郑老师接触中,果见其文采飞扬,远胜地理。在我眼中的他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的秀才,经常在课外读到的诸如:有教无类;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孟子)等千古文章,请教于他,从他那里所得到的解译记忆犹新,和大陆当前正在流行的传统经典著作热,对相同语句所阐明的意涵是一致的,足见其史书文学功底之深厚。应该说,他是我的论语等儒家传统道德教育的启蒙老师。

    抗日战争期间,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天津南开大学迁到云南昆明组成西南联大,此时郑老师就读联大的东方语言文学系(简称东语系),东语系的创始人就是去年作古,享年九十八岁高龄的著名学者季羡林老教授,东语系对东南亚各国的语言文字都有教授,至今的北京大学一直设有此系,解放后我国外交界中的缅文翻译有些就毕业于东语系。

    据云,郑老师会讲缅甸北部掸邦方言,他先前在缅北工作,写过许多缅北风土人情的文章,刊登于仰光的华文日报,据杨熹校长给我讲,文章的字里行间,充满对受压迫的贫困少数民族的同情和支持,后来展转到仰光华文学校做了教书匠,深受学生爱戴,就读于解放前的西南联大,自然英语水平较高,尤以英语会话见长,这一点我不仅耳有闻,还亲眼所见,在南中读书其间,我校经常举办联欢会,邀请在南中邻近隐居的北越胡志明代表处的成员到会联欢,席间用英语与之交谈的翻译唯一人选就是郑老师。

 郑老师教书育人,诲人不倦,生活俭朴,兢兢业业,是南中具有较高水平少数名牌大学毕业的教师之一,没有架子,能和学生打成一片,在校学生食堂同吃同住,记得有一年暑假我和绰号为大只牛、东瓜等几个要好同学邀请郑老师一起到伊洛瓦底江(缅甸的大江,简称伊江)三角洲的几个山芭(海外华人称乡村小城镇为山芭)的华人学校及同学家中去游玩,师生欣然一起,同戏同游,摇舢板(国外一种小木船的称谓)波涛汹涌渡伊江,至今想起其危险状况令人后怕,我们虽为师生却成了朋友。

    一九五三年三月十九日是我回国下船的那一天,郑老师和大只牛、林仲明同学赶到“班扫坦”街海滨远洋马头为我送行,在马头上为我们全家及亲朋好友拍下许多令我终生难忘的珍贵照片,浓厚的师生情谊,令我感慨万千,现在翻阅那一张张泛黄的黑白相片,浮想联翩:数旬离乱后,一别来相逢。悲时温旧梦,喜时忆师容。他在仰光买了一套精装“红楼梦,托我带到北京给他妹妹,其妹当时在北京人民出版社工作,可想而知,他们是书香门弟之家,兄妹俩颇为相像,到北京后方知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侨生回国一般亲友都托带雀巢奶粉、澳洲的羊毛衫、羊毛线,可见她对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作为一种精神食粮的苛求,胜于物质食粮。我在北京就读高中、大学其间,师生一直保持通信来往,直到一九五八年夏,一个缅甸华侨观光团回国观光,团员中一位文化界名流告诉其在北京读书的儿子,说郑工千是国民党特务,他儿子将消息转告正在念大学三年级的我,此信息对我真是晴天霹雳,尤如五雷轰顶。当下郑老师在仰光侨校任教,远离国内政治运动,避免了灭顶之灾,不幸这信息已传到侨务部门,事后在一次归侨联欢会上我遇见杨校长,方知他已为郑老师的身世作出中肯澄清,杨校长是仰光华侨地下共产党文教界的负责人之一,以国内名人民盟中央楚图南的名誉邀请回国的,他是一个立场坚定、党性强、为人正直的教育家,在仰光为人称道,口碑很好,我大学毕业工作之后,还和杨校长保持通信,直至他的去世,然而悲向旧朋成新鬼(牛鬼蛇神)的文革年代,杨校长未能幸免政治灾难,被发配到江西省进贤县鄱阳湖畔的中侨委农场劳动,由于杨校长的威望及负责任的精神,保住了还在国外的郑老师的声誉,也令我深感师生的清白,我不禁要振臂高呼,大好人啊!杨校长,缅甸南中校友们要永远.环念我们的好校长。

    一九五九年之后,我在西南东北的野外搞毕业设计,居无定所,毕业后在大庆油气田会战,从此与郑老师失去联系,长达四十一年,一直到今天,我才获悉郑老师于一九六四年回国,一九七七年举家迁往香港,一九七九年定居美国。追朔其心历路程,以坎坷悲歌一曲献恩师:浮生漂泊何处家,晚年定居美利坚。教书育人传佳话,芬芳桃李满天下。

    郑老师在中国生活的十三年中,大部份在动乱中渡过,和许多老一辈归侨一样,被罗织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在文革中不仅触及灵魂,更多地触及了皮肉,身心倍受摧残,我对他寄以无限同情及迟来的问候。我们曾是师生一场、朋友一场,同为天涯沦落人,却遭遇渐行渐远的命运安排。惊闻郑老师与世长辞,相信受过恩师教诲的所有同窗好友,都会陷入无限悲痛,我们共同失去一位良师益友,祝老师一路走好,安息。

梅盼和

中国成都

  2010年4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