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侨眷联谊会博客

凝聚侨心、汇集侨智、发挥侨力

 
 
 

日志

 
 
关于我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于1989年元旦召开大会正式成立,现有会员380余人,联谊会经省民政厅登记,确认为隶属云南省归国华侨联合会的团体会员。 该会宗旨是:联络全省缅甸归侨和港澳台及海外侨胞,增进了解,团结互助,发扬华侨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为振兴云南经济及祖国的和平统一作贡献,同时为缅甸归侨开展福利活动。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加强与各地的缅华组织之间的沟通与联络。

网易考拉推荐

林鼎纯遺作:人生征途萬里遙  

2011-08-17 21:42:15|  分类: 回首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鼎纯遺作:人生征途萬里遙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林鼎纯遺作:人生征途萬里遙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人生征途萬里遙

林鼎纯遺作

我是一名緬甸歸僑,白髮蒼蒼的古稀老人,沐浴在改革開放的陽光下,安享幸福的晚年。然而,一生中总有甲乙丙丁非常事,萦回脑际,挥之不去,极想把本意留于笔端下的白纸上。

离乡背井

解放战争时期,我已是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由于家境贫穷,只上过四年小学。眼看将要被国民党抓壮丁充当炮灰的危险。可家父早于不在人世,他在新加坡于太平洋战争时被日寇杀害。母亲是一位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膝下只有两个儿子。我是老大,小名叫惠力,弟弟叫惠斗。闽南侨乡,人多地少。我们家里只有两亩三分田和一架不大的草山,山上种有树木和油茶树。一家三口靠这田这山这树木维持生活,在父亲被日寇杀害之前尚有“侨批”接济。然而,从抗战八年到内战期间,家里的生活越来越艰难。随着我年龄的增长,给母亲增加了一块心病——害怕迟早有一天我会被国民党抓壮丁去打共产党。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堂姐的小叔苏教仁从仰光回乡探亲,择日重返南洋。经堂姐帮忙,苏教仁愿意将我顺带一路出洋去。这使母亲喜出望外,而我却面临背井离乡过孤独生活的考验。

祸不单行

1948年春,我从汕头乘巨轮到曼谷,然后从陆路到达侨居地缅甸卑谬埠。初到异乡成异客,什么都生疏,只好入乡随俗,从头学起从头做起,仅语言就像“鸭仔听雷声——不懂”。幸好卑谬有一千多华侨,既有广东籍也有福建籍,既有福州人也有闽南人,同乡人比什么都亲。初到卑谬时,我暂时住在尤嫂家,因尤嫂也是同路低卑谬的,她的丈夫是大成公司的职员,收入不高,但生活稳定。正当乡亲们为我找工作时,我却病倒了,发高烧,出天花,满身满脸都是一颗颗的水痘痘。多亏尤嫂悉心照理,并求医吃药,大约一个多月痊愈。千幸万幸,没有留下后遗症——麻脸。后经亲友帮助,找到一份工作。在卑谬大金塔附件的一家菜馆打杂,月薪是30缅顿。近店第三天,店主派我到几公里外的酒厂拉一桶白酒。不幸路上被警察抓到,说我是走私白酒,犯法。由于我是“新客”,不会讲缅甸话,无法说清,酒被没收,人被拘留关进“班房”。真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后来经过“同乡会”出面,打通关节,据理争辩,才免予诉讼。

异乡赤子 心向祖国

我在卑谬谋生直到回国,前后七个年头。先后换了几个工作。1949年进入合成公司做了六年的店员,月薪由75缅盾升至125缅盾。参加筹建进步侨团——缅华店员联合会卑谬分会。该会于1953年9月3日正式成立。我分工搞组织、福利工作。合成公司经理庄心祥是拥护新中国的卑谬华侨联合会领导人之一;副经理庄心珠还于1952年“五一”节前参加缅华参观团在祖国参观学习了三个多月,走遍全国14个省份,参观工厂和农村的生产建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缅后积极宣传了新中国的新生事物。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努力学习,追求进步,身在异乡心向祖国,并且在夜间写稿投给缅甸华文报刊,如《人民报》、《生活周报》等。我衷心热爱毛泽东主席!向往斯大林、金日成、胡志明等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他们的革命经历,给我的心灵打下深深地烙印。在我发表过的文章中,有“革命者是坚毅的”、“提高劳动认识”、“向苏联工人看齐”等等。这是我侨居缅甸的真实思想反映,这是热爱新中国的具体表现,这是一颗真诚的赤子之心的表白,也是回国的动机。

圆梦三叠

1954年秋,我乘巨轮从仰光出发,经过美丽的马六甲海峡,到香港上岸。当我从深圳踏入国门。第一眼看见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心潮澎湃,热浪滚滚。这时,我圆了第一个梦——回国梦。

在广州石牌华侨补校“中技班”学习了几个月后,于当年12月北上首都,在北京归国华侨补校学习,得到学校领导、党团组织和老师们的关怀和教育。在校四年,从初三到高三,参加了各届学生会的部门工作。然后于1958年春,自觉自愿和351位同学一起奔赴云南支援边疆的社会主义建设。我被分配到德宏傣族自治州热带作物试验场,参加大田作业劳动。经过一年又三个月的锻炼后,于1959年考入云南大学历史系中国少数民族史专业就读。圆了第二个梦——上大学梦。

1963秋,大学毕业后,走上社会,服从组织分配到云南省财政厅税务局税政科工作。我学的是“史”,搞得却是“税”,专业不对口,也无可奈何。1966年春节前到昭通地区搞“四清”工作。我积极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写了入党申请书,接受组织考验。由于“文革”风暴入党的事被搁置了。这一“搁”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87年1月22日才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圆了第三个梦——入党梦。

最后,让我用刊于“中华老人诗文书画作品集”里的诗《七十抒怀》作结吧。

七十古稀年,一粟人生变。

少年奔南洋,谋生当店员。

年青立壮志,回到母亲怀。

“补校”暖心房,边疆绘彩虹。

大学读书勤,社会作贡献。

春秋复春秋,毕生无他求。

伟人传三代,改革加开放。

衣食乘保障,吾心亦舒畅!

原载《云南侨史》2006年第一期

 

枫林晚后记:7月份,几天之内,我们云南缅甸归侨联谊会就有两位老年会友回归道山,离开我们!先是7月4日,尹源举老先生去世,享年87岁;没过几天,7月9日,林鼎纯先生去世,享年79岁。人的生命,有时很脆弱。尹源举老先生生前是省侨办的离休干部,八十多岁了,近些年来一直老病缠身,以87岁的高龄病逝,犹可理解。林鼎纯先生前不久,我看见他,还能健步行走,怎么就说走就走,溘然长逝了!

林鼎纯先生住在昆明市西山区新发小区的省铁路局公司的住宅楼内,离我的住处不远。他在缅甸时侨居在卑谬,刚好我老伴也是卑谬的,又都是闽南老乡。有一回在联谊会的聚会上彼此扯起来倍感亲切,于是两家开始频繁来往。我叫他“老林”,他则叫我们“小林”、“小李”。他年龄比我整整大一轮——12岁,回国比我们早10年。也就是说,他们那一辈老归侨接受D的教育比我们早10年,对D的感情是我们这一辈无法比的。这从他的以上的遗作中可以看出。他把回国、上大学、入党比作人生的“圆梦三叠”——而且最后都“园”了!他很满意,我们也为他高兴!只是,他们那一代老归侨的“三个梦”,到我们这一代都“变味”了——变成“神马都是浮云”。呵呵!不过,有一条没有“变”——“中国心”!这是无论那一代华侨都不会变的“心”,就像张明敏唱的那样“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

老林,您一路走好!在您前面,尹老刚走,或许您会赶上他。黄泉路上,您们有个伴,不寂寞!

林鼎纯遺作:人生征途萬里遙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林鼎纯遺作:人生征途萬里遙 -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 -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联谊会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