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南省侨联缅甸归侨侨眷联谊会博客

凝聚侨心、汇集侨智、发挥侨力

 
 
 

日志

 
 
关于我

云南省缅甸归侨联谊会于1989年元旦召开大会正式成立,现有会员380余人,联谊会经省民政厅登记,确认为隶属云南省归国华侨联合会的团体会员。 该会宗旨是:联络全省缅甸归侨和港澳台及海外侨胞,增进了解,团结互助,发扬华侨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为振兴云南经济及祖国的和平统一作贡献,同时为缅甸归侨开展福利活动。 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加强与各地的缅华组织之间的沟通与联络。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羊年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2015-03-16 21:06:52|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年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林枫


“口福”店喜会《五边形》

 

入夜,我和徳基依约回到观音亭西侧那棵大树下等待小王(崇喜)、小青(段春青)他们。

不一会,徳基指着东侧门三位结伴进来的两女一男的年青人说,他们来了。尽管是第一次见面,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小王和小青,高兴地远远向他们招手。他们也向我们招手走过来。小青给我的印象永远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温暖表情,和他博客上的头像一样,好认!小王也一样,笑容中透着一股成熟男子的干练稳重。还有一位是新近加入《五边形诗社》的“云角--明惠云”,名如其人,娴静明丽。而我们林门的徳基,其才情为人,更是如山蕴玉,似海藏珠。没得说的。

一阵寒暄,互送书籍后,我们走出观音亭,小王以缅币2500元的价格在路边谈定一辆的士。徳基牛高马大坐前面,我们两男两女硬挤在后座。这就是仰光的交通特色,一张车,不问大小和人数,只要能挤进去走,不算违章。我在车上,摇摇晃晃,蒙蒙憧憧,不辨西东,被他们拉到一间叫“口福”的饭馆。

 羊年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羊年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羊年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走进饭馆,便听见有顾客在说云南话,颇感惊讶和亲切,又见四壁席墙木窗,一副乡村民居风貌,而四面席墙上挂有几幅诸如“海纳百川”、“自信天生有傲骨,不在人前矮三分。”“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的书法作品,却让餐厅平添了几分古雅的气息。这时耳边飘来一曲悠悠扬扬的“小河淌水”的云南民歌。我一时迷迷茫茫,分不清自己是身在云南还是缅甸。

点菜的时候,我特别嘱咐,我们以聊天交谈为主,家常小菜够吃就行。菜端上来,四菜一汤,清清淡淡的五样云南菜。很好。这时,小王说,等会张祖陞和棋子也会来,我很惊喜。想到又即将看到我们《缅甸华文文学网站》的两位出色青年诗人,不免有点激动兴奋。

 羊年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我们边吃边聊。小王介绍这次由他们《五边形诗社》主持召开的第八届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来宾众多。他们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汶莱、越南、印尼、香港、澳门、台湾。荷兰、西班牙、德国、缅甸和中国大陆等十四国家和地区的代表一百多名,可谓盛况空前。而以《五边形诗社》为代表的缅甸青年华人诗人,他们作为第一次主办这样盛况空前的大会,其中意义的重大,更是非同一般。她显示了我们缅华青年诗人蓬勃向上的朝气和魄力!

 羊年缅甸探亲访友记之 老少文友喜欢聚(二) - 枫林晚 - 在下郁文的博客 枫林晚

 

席间,我注意到小青一直笑容满面,心情不错,看来她在抹谷当“孩子王”挺舒心惬意,乐不思蜀的。于是我故意逗她,你不回新加坡了?她笑答,不回了。我说你送给我的那五本《抹谷雨》小诗刊,我大概浏览了一下,挺好的。你这样尽心竭力地在学生中培养一大批“小诗人”、“小作家”,真是功德无量啊!

她听到我这样肯定和鼓励她,笑容更灿烂了!

 

说话间,吉儿张祖陞和棋子先后来了。

先是吉儿抱着刚满2岁小女儿“咪羽”,脸上挂着初为人父的甜蜜笑容进来。大家抢着去抱他那可爱无比的小“咪羽”。我看到他2013年2月11日在网站上发表的那首“記小女咪羽出生於癸巳年正月初一亥時”的小诗《佳语》: 振振爆竹聲/ 以為對岸響/ 不是 夜失禁 / 承水 咪羽來。

在短短的四行诗中表达出诗人正月初一,在爆竹声声中迎来千金出生的欢悦心情。手法现代,含蓄有韵,又不乏幽默。吉儿如今在《五边形诗社》10位青年诗人中,此次被推为社长(老大!)主持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可谓众望所归。

 

接着进来的已为人母的女诗人棋子,仪态雍容。我注意到她最近发表的《不拜年了》、《2015血染新春》两首诗,悲天悯人,表达了诗人对最近缅北战事给她的家乡人民带来的苦难和悲痛,以及祈求和平的愿望,读来令人同情落泪。

 

我注意到《五边形诗社》的十位青年诗人都出生于缅北的掸邦地区,比如东枝、抹谷、腊戍和果敢等地。我想,这恐怕绝非偶然。我的感想是:如果说,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前,缅华文化和文学的发源地和中心是在仰光,从南到北辐射过去;那么,近三四十年来,斗转星移,缅华文化和文学的苏醒和发轫,是否可以说反过来是从瓦城和缅北开始的向南刮过来的。

当然,这个看法是否正确,有待讨论。

 

整体说,《五边形诗社》同仁的诗风,现代特色十分明显,但无疑他们又是牢牢地植根于中华文化之中。他们的祖上有可能是明末遗民,因此在他们身上又继承有一种果敢勇猛的基因。反映到他们的诗作上,便糅合成一种即不屈不饶又迷茫柔软的诗风。

也因此,他们今天才勇敢地负起主持本届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的的工作!

负起重新振兴缅华文学的重任!

祝福《五边形诗社》!

祝福缅华华文文学!

(本文得到我的台湾文友林德基兄的修改帮组。谨此致谢。)

 

2015年3月16日

于昆明文瑞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